转个院为啥这样难?

时间:2019-10-01 08:40:01 来源:旅游手机网 当前位置:丧气鬼 > 旧物 > 手机阅读


转个院为啥这样难?

前几年,高考结束后,分数出来了。因为偏科,我没有考上大学。接着,去了一家镇附近的工厂打工。

那天,凌晨3点,我从睡梦中疼醒。不知什么原因,上腹右侧疼的像针扎一样。我赶紧双手捂着肚子,从男职工宿舍的2楼下来。

这时,单位值班的保安,是一位50多岁的人。我和他说了下,刚才的经过,就蹲在了地上,连椅子也不想做。疼的我整个身子只想蜷缩起来,才会好受些。不过,不管什么姿势,疼痛还是继续。

保安赶紧给我的领导主任打电话,说,情况紧急,赶紧让他过来看看。这时,整个单位寂静的很。除了可以看到,厂道上的灯光外,几乎看不到人影。

一会儿,主任来了。他问我,以前有过什么病史、今晚吃过什么冷的食品,我说没有。他看我,是真的疼,也不像装的,再说,半夜三更的,装着有啥用,也不是为了逃工,进行伪装。主任给单位的司机打电话,还打电话通知我家长,说明情况。

一个人生病,要麻烦那么多人,其实,我也不想啊!单位的车开到了宿舍楼下。主任扶我上了车。司机打着哈欠问,什么病啊,这么急?主任说,初步怀疑是腹疼吧。

主任忙着通过手机和我爸联系,告知要去的医院位置,还有我现在的状态等。我爸知道后,马上开车从外地赶过来。妈妈要看小妹,她过不来。不一会,单位的车就把我们带到了镇医院急诊科。

主任把我扶着下了车,来到了急诊室。主任忙着去挂号,拿就诊卡。主任和急诊室的医生说,我的情况。急诊室的医生很年轻,男的,有20多岁,有点微胖。他左侧上衣口袋上,别着胸牌,上写,赵医生,急诊科,医师。

急诊科赵医生开始问诊,说我有没有既往史,还有,几天吃饭、大便的情况。最近,得过什么病。又让我躺在诊断床上。按压腹部,当按到上腹右侧时,疼的有些厉害。

转个院为啥这样难?


他给开了检查单,主任帮忙交了检查费。又把我扶到了轮椅上,去三楼化验室抽血,检查血分析。到了三楼,扎了手指。再到B超室。这时,医生还没有来。要在B超室门外等一下。主任很着急,我疼的用双手捂住肚子,低着头,一个劲,不停的嗨吆。

B超室的门开了。叫我们进去,那医生也是被刚叫醒的样子,还有些睡意。他看了看门诊医生开的检查单。让我躺倒检查床上,这时,我疼的不想动。主任,又架着我,躺在了检查床上。

开始,做B超的医生还不是太在意。让我把上衣撩起来。把肚皮露出来。还涂了一些黏黏糊糊的,像胶水一样的液体。在我肚皮上涂匀,用B超探头,一步一步的靠近疼痛处扫描。当扫到疼痛处时。他把主任叫了过去,低声说,通知家长了没有。主任说,通知了,他爸正在赶过来。主任说,什么情况?B超检查医生说,情况不太好,肝脏内有拳头大小的物体破裂,有血液流出。情况紧急,你们再去CT室,做进一步的检查。CT比B超会更加清晰。

当时,我一听这事,更加紧张了。B超室写的诊断意见是,肝增大并有占位性病变(性质待定),建议进一步检查。腹腔积液(渗出血),建议进一步检查?占位性器官80X60CM。主任又去化验室,拿了刚才检查的血分析,把我推到了一楼的急诊室。

急诊科的医生,看了B超室的检查结果,也吃了一惊。又赶紧开了CT的检查单,让主任去交钱。主任又把我推到了CT室的门口。CT室的门关着。只好按门铃。等了老半天,CT室的门才打开。CT室的医生,让主任把我推到CT室的屋内,并把我轻轻地抬到做CT的床上。那医生叫他出去,只要我自己躺好就行了。

CT室的医生,又走进里面一个有小玻璃窗的屋子,不一会,就做好了。当CT室的门打开时。爸爸和主任一起走了进来。爸爸和检查的医生说,怎么样?严重吗?检查的医生说,您们把孩子推到急诊室,主任留下来。

转个院为啥这样难?

这时,爸爸可能听主任说了我的情况,紧张的不得了,看到我,痛苦的表情,他说话有些急促,他比较关心CT检查的结果。一个劲的问问题。把CT室的医生问急了。医生说,我理解您的心情,您给我点时间,让我安静会,再说,我也和您说不清楚,我要抓紧时间写报告。

尽管医生那么讲,爸爸也不离开CT室半步。CT室的医生也没办法。只有尽快写报告结果。一会就写好了。诊断意见是,1,考虑肝肿瘤破裂伴腹腔积血。2,肝、脾体积增大。爸爸看到这个结果更蒙了。问CT室的医生,该如何治疗。那位医生说,首先,不要剧烈动他,防止大出血,还有,我们医院可能处理不了,要赶快转院。我也不是急诊医生,我只是根据以往的经验,告诉您。具体处理意见,还要问急诊科医生。

主任和爸爸把我推到了急诊室。我疼的更加厉害了。急诊室的赵医生,安排护士给我静脉打点滴。我的脸色变得苍白。意识也不大好。爸爸这时更加着急。急着问赵医生,能不能快点转院。

急诊科赵医生,拿起门诊病历最后一页的上级医院联系表。首先,给一家三甲医院,市一医院打电话。就听他说,市一医院急诊科吗?我们是镇医院,有一位肝脏内肿瘤破裂的患者,我们可以转院过去吗?请问您们医院有床位吗?市一医院急诊科回复,请给肝病科打电话吧。

急诊科赵医生,又给市一医院肝病科打电话,又把我的情况说了一遍。可以转去贵医院吗?有床位吗?市一医院肝病科的回复是,没有床位,要不您给市一医院ICU打电话问一下吧。

急诊科赵医生,又把电话打到市一医院ICU。把刚才的情况,又复述了一遍。对方的回复是,没有床位。

市一医院没有床位,赵医生又给市二医院急诊科打电话。同样复述了一遍我的紧急情况。结果,市二医院急诊科说没有床位,又让给市二医院肝病科打电话。市二医院肝病科也说没有床位。让给市二医院ICU打电话。结果市二医院ICU也说没有床位。

既然,市二医院没有床位,赵医生又给市三医院打电话,同样和市二医院一样,一个医院医院问了三个部门。同样没有床位。赵医生又给市四医院打电话,又是转了一圈,得到的回复也是,没有床位。赵医生有点急,全市的三甲医院,能治疗我这种病的医院,把电话打了一个遍。都没有床位。那就给市院总支打电话,看看他们能调度一下吧。结果,市院总支说,他们各家医院没有床位,我也调度不了。赵医生满脸的无奈,给科室主任打电话,科室主任回复,像我们这个级别的医院,这样的病号,你也敢收留。

爸爸看着我难受的表情,对赵医生说。您们开救护车,送我们市一医院行吗?赵医生反问道,你联系好床位了吗?爸爸说,没有联系到床位。没有联系到床位,对方医院不接收啊。赵医生说。以前,也拉过紧急病号,去上级医院的。结果,就是没有提前联系。上级医院说,没有床位。还不是又拉了回来。这样的经历,我们尝试过。我也想马上转院,可是,上级医院以没有床位,不接收怎么办,还不是白跑一趟。

看到这种情况,爸爸急的团团转。那可咋办?这时,一位岁数大的护士阿姨,对爸爸说。我有一个主意,也是,没有办法的办法。爸爸赶紧问,什么办法?那位阿姨护士说。你也看到了,刚才光打电话,就耽误了30分钟,像这样耽误下去,病号的病情会更加严重。我们镇医院往上级医院联系转院,是转不了了。这么危重的病号,他们都不想接收。要不,你马上办理《同意转院手续》。

你交了费用,我们开救护车,送你们到市一医院。不过,我们要到离市一医院100米处停车,你们再自己开车去市一医院ICU病房。你们自己去,市一医院不敢不接诊,我们送去,他们就说没有床位。

爸爸听了护士的话,说,那好。赶紧办手续吧。急诊科年轻的赵医生,忙着打印《同意转院手续》,并让爸爸去收费处交了费用。

打印好了《同意转院手续》后,爸爸签了字。上面写着:家属同意转院,在转院途中出现的一切问题,有家属负责。

转个院为啥这样难?

这时,我的肚皮像皮球一样硬。碰一下,都疼的厉害。医生和护士,把我推向救护车,手上的输液针并没有拔出,打的点滴还照常滴着。这段时间,主任一直陪伴在我的左右,他并没有回单位休息。

我躺在担架的推车上。推车被推到了急诊科门口。救护车的司机,把车调好,车尾对着急诊科的门。急救车的后门打开了,推车的前面两个轮轻轻抬起,紧接着推车的两个后轮,也折叠好了。

整个推车过程,还是有些小小的颤动,每一丝震动,对我来说,都是疼痛的。不过,看着这么多人关心我,帮助我。我又能说什么呢?

急诊科赵医生的电话响了,他说,他要接个电话。电话是CT室的医生打来的,主要是说,像这种病,最怕震动,有可能会引起大的出血,路上尽量车开慢点。碰到减速带,要小心些。赵医生只好说,好,好,知道了。

就这样,急诊科的医生和护士上了救护车。救护车开车了,车顶没有闪灯,也没有开急救的声响。一切都是静悄悄的。爸爸开着车,走在救护车的后面,主任上了爸爸的车,救护车里坐不下。

救护车开的真慢,现在,一是凌晨4点。整个路上几乎见不到别的车。只有橘黄色的路灯还亮着。爸爸的车也不敢开快,在救护车的后面,慢慢悠悠地跟着。救护车里的气愤很紧张。医生和护士,不停地看着心电监护仪,观察着血压、脉搏、心电图的情况,还时不时的问我,有没有感到疼的厉害。

救护车大约开了半个小时,才到了市里。市里的红绿灯多,每次碰到红灯还要停一下。我看不到爸爸的表情,我想,他一定很着急。很想把车看快点,想快点到达市一医院。

过了一个转弯的红绿灯处,救护车停住了。急诊科的医生和护士下了车,司机把救护车的后门打开,又用力把担架推车拉出了救护车。这时,又来了一下突然地震动,疼得我差点喊出了声。

爸爸也把车停下了。来到救护车旁,对救护车的司机说,能不能再往前面送送,这样,可以离市一医院更近些。司机说,这里离市一医院只有100米了。这是最短的距离,不能送了,再送,就到市一医院了。

爸爸急忙把我抱上自己汽车的后排座,主任跟在我们的车后走。爸爸开着车,以最快的速度,到达市一医院的急诊科门口。还没有把车停好,就抱着我往急诊科里面跑。边跑边喊,有急重病人。一位医院的护士赶过来,带着我们去急诊科的ICU病房。爸爸把我放在ICU的床位上,深深的呼了一口气。这时,有医生赶过来,问爸爸,关于我的病情。爸爸简单的说了一遍,还把从镇医院拍的CT片,给医生看。

结果,医生说。您们赶快再去CT室做一次CT,刚才在镇医院拍的CT不清楚。折腾了一圈,才知转院后还有麻烦事。看来人不能生病,生了病就一切不能自主了, 进入医院就只有听从安排的命。


作者:李正(本文属于读者投稿)

旧物本月排行

旧物精选